她集柔道冠军和欧洲杯桂冠于一身如今距离世界杯仅一步之遥

对于荷兰足球,14号球衣承载着非同寻常的意义。这是已故的“球圣”约翰·克鲁伊夫曾经身披的号码。而在荷兰女足,这个号码属于24岁的杰姬·格鲁嫩(Jackie Groenen)。

她有多强?身高只有1米65的她是荷兰女足4-3-3体系中的中场核心,既要扮演进攻枢纽,也要充当后防屏障。2017年女足欧洲杯首战对阵挪威,她的传球成功率高达89%,范加尔在观看那场比赛后对她尤为印象深刻。赛事落幕,荷兰队主场夺魁,杰姬的11次创造机会次数为赛事之最,她也入选赛事最佳阵容。

而昨晚,这个甜美女孩被更多球迷认识,她在加时赛第99分钟一锤定音,帮助荷兰1-0绝杀瑞典,第一次进入世界杯决赛!

杰姬的父亲杰克·格鲁嫩本希望自己拥有两个儿子,他甚至准备给大儿子取名叫杰克(Jack,荷兰语发音:Zjak), 结果他得到了两个女儿,他给大女儿取名叫梅瑞尔(Merel),二女儿起名叫杰姬(Jackie,荷兰语发音:Zjakkie)。

如果是两个儿子,杰克或许会暗暗引导他们走上足球道路,不过因为是女儿,父亲并没打算让她们踢球。但有一次,杰克带着两个女儿去看球,没想到姐妹俩突然萌生了兴趣。

比赛结束后,当时才5岁的姐姐梅瑞尔在后座说:“爸爸,我想去踢球。”而3岁半的杰姬也随声附和:“我也是,我也是。”杰克对两个女儿说:“如果你们想踢球我不反对,但你们要认真地踢。”

“我很确信孩子在5岁到10岁之间需要大量的训练,我谈论的不是一周训练1.5小时,而是一周10个小时。这是她们启蒙的关键阶段。”

为了培养两个女儿,身为建筑公司ABC Groenen老板的杰克不仅在后院建了小球场,还经常挤出时间教导女儿,并且不断勉励他们。“对于我而言,足球比工作更加重要。”杰克表示。

但在外界看来,杰克是一个将自己兴趣和意愿强加给女儿的父亲。“当地报纸把我形容得像个子弹,他们说我逼迫女儿去踢球,但他们不知道的是,是我的两个女儿向我施压。他们对足球的热情非常高,这让我感觉很好。”杰克说。

在童年时期,姐妹俩一直在一起踢球,多数时间都在自家后院里,那里有一个正式比赛大小的球门。在夏天,她们还会在两根大树之间挂上网球练习网式足球。姐妹有时会互相PK,有时则与父亲较量。不过即便是后院踢球,她们也有极强的好胜心。

结果,当这对姐妹加入当地足球俱乐部,她俩成为了让同队男孩都惧怕的明星。那些14、15岁的男孩发现自己不仅是被一个女孩戏耍,而是两个。而且由于身材杰姬较矮,她看起来并实际年龄更小。

“是的,当时我没少挨踢,”杰姬回忆到。“但我认为那种感觉很棒,爬起来后我继续盘带和过人。”

在2011年之前,杰姬和梅瑞尔都是跟男孩一起训练比赛,但父亲的愿望是让女儿们踢最高水平女足联赛——德甲。

距离蒂尔堡最近的职业女子球队在埃森,因此2010年春天,杰克带着梅瑞尔和杰姬一起前往SG埃森观看比赛。比赛之后,埃森的助理教练与杰克进行了交流:“你觉得比赛怎么样?”

姐妹两很快得到第二次试训机会,仅仅一周后她们各自得到了一份职业合同。之后的一年,杰克每周有五天要驱车330公里往返于蒂尔堡与埃森。

在旅途的大部分时间,姐妹俩都在坐在后排观看显示屏,上面播放的是博格坎普和克鲁伊夫的录像片,不仅仅是他们的精华集锦,而是整场比赛。克鲁伊夫是杰姬最崇拜的偶像,也是她选择14号的理由。

但姐妹俩的轨迹不尽相同,杰姬随后代表SG埃森在德国杯上演首秀,不久后在德甲登场。但姐姐梅瑞尔由于罕见的肠胃疾病休战了两年,过去曾在比利时球队利尔斯效力,2015年成为安永会计事务所的一名审计 。

顺便提一嘴,梅瑞尔和杰姬都就读于荷兰蒂尔堡大学,姐姐学的是商业经济学,杰姬则学的是法律,她希望自己有朝一日成为一名体育律师。

在小时候,姐妹两不仅训练足球,她们还训练过柔道,杰姬回忆说:“我小时候都是跟着姐姐玩,因此她去训练柔道,我也去了。”但杰姬天赋惊人,她曾拿到过荷兰国内U-15、U-17和U-20三个年龄段柔道冠军,还曾赢得过一次欧洲少年组季军。教练Jan de Rooy甚至为她设定了目标:“站上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赛场。”

但后来有一回,杰姬在一次柔道比赛摔伤了臀部不得不错过两天后的足球比赛。她当时效力的杜伊斯堡对此十分不悦,杰姬需要在榻榻米与绿茵场之间做出抉择。最后,她选择了后者。

“接触柔道之后我渐渐喜欢上这项运动,但足球才是我的初恋。” 杰姬后来说到。

她也认为,柔道使她的身心变得更加强大。”我并非块头最大速度最快的,但柔道提高了我的反应速度,并使我在踢球时更好地保持身体平衡,这些在防守时非常关键。”

天赋过人的杰姬曾经入选过荷兰女足U-17和U-19队,还以队长身份率队征战了欧洲U17女足锦标赛,但由于迟迟得不到成年队征召,拥有比利时国籍的杰姬曾一度想转投“红色火焰”(比利时女足昵称),她甚至还代表比利时U-19参加过一场热身赛。

“有一天,在杜伊斯堡与安德莱赫特的友谊赛结束后,比利时主帅伊芙·塞勒内尔找到了我,她说希望将我召入比利时国家队。我倍感荣幸,这对于我是个实现梦想的机会。”杰姬表示。

但FIFA并不允许杰姬改换门庭,因为她已经代表荷兰青年队出战过。“我们花了六七个月的时间尝试了所有办法,但最后依然实现不了。那时我感觉非常可惜,因为我很想参加欧洲杯、世界杯这样的高水平比赛。”

2016年1月,萨里娜·魏格曼取代下课的阿德杨·范德兰成为荷兰女足主帅。杰姬回忆说: 当时主帅对我说,如果你想身披橙衣军团14号,现在就是你的机会。”从那时起,杰姬的上阵机会开始增多,她也把握住了自己的机会。

相比于国家队层面的成就,杰姬似乎在俱乐部欠缺一点运气。2014年,她从杜伊斯堡转会至切尔西,寻求新的挑战。

但一年后,她再次转会,加盟四届女足欧冠冠军,七届女足德甲冠军——法兰克福女足。然而,随着背靠男足资源的拜仁女足、沃尔夫斯堡女足、弗莱堡女足实力不断变强,独立经营的法兰克福女足显得有些落寞,近三个赛季都只能排在第5或第6位。

法国世界杯揭幕三周前,杰姬正式签约曼联女足,成为该队历史上第一位外籍球员。谈及转会原因,杰姬说

“我始终跟着感觉走,曼联女足给我感觉很好,当我到达时,一切都安排得很好,我感受到俱乐部为了得到我付出很多努力。俱乐部希望掌控中场,并给予我比赛自由度。主帅斯托尼非常喜欢荷兰女足和我的踢球风格。”

“我希望在世界杯前宣布这一消息,所以一直在推进转会。现在每个人都知道我要去哪里,问题就结束了。这样我就可以在世界杯期间专注比赛。”

下赛季,杰姬将率领曼联女足向切尔西、曼城等传统劲旅发起挑战。不过在那之前,她渴望为自己的荣誉簿增加一项冠军,也是最有分量的一座:世界杯冠军。

PS, 本届世界杯,杰姬·格鲁嫩所穿的球鞋是Puma Future 19.1:

而就在上周,Puma 发布了Future 4.1 Anthem Pack。期待下赛季杰姬穿着这双新鞋为曼联摧城拔寨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fh-pcb.com/,欧洲杯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